• 综合|
  • 医生|
  • 医院|
  • 疾病|
  • 症状|
  • 检查|
  • 药品
主页 > 互动 > 疾病圈子 >

新冠肺炎入侵非洲,发现首例确诊患者

2020-06-01 02:02 浏览:

  非洲新冠病毒零感染的防线,被突破了。  当地时间2月14日晚,埃及卫生和人口部发布声明称,该国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患者是一名非埃及籍人士,目前正在医院隔离、治疗。  英国广播公司(BBC)称,世界卫生组织(WHO)此前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“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时,“不是因为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,而是其他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”。“最令人担忧的是,病毒蔓延到卫生系统较薄弱、准备不佳的国家。”  “许多非洲国家的卫生系统已疲于现有卫生状况。它们能否应对新冠肺炎这一高度传染性疾病的暴发?”BBC如是问。  而在确诊消息传出的几小时后,比尔·盖茨在美国科学促进会(AAAS)年会上发言称,对非洲可能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,表示担忧。“关于这次疫情,我们还有很多不知道的情况。但有很多我们已经掌握的信息显示,这一病毒将会造成的后果是巨大的。尤其是,如果它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或南亚地区扩散的话。”  1月底即在入境口增设检测  据埃及卫生和人口部发言人表示,埃及能发现此病例,源于该国一直在严格执行预防计划。  早在1月底,包括埃及、尼日利亚、南非等在内的非洲多国,就在机场和入境口岸,对来自有确诊新冠病毒感染国家的所有旅行者,进行电子登记和检测。  该名确诊感染者是在埃及开罗国际机场,进行登记并接受相关实验室测试的。  结果显示阳性后,该名患者被转移到医院,接受隔离治疗。埃及卫生和人口部持续密切监测其近况。截至2月16日,该患者情况稳定,未出现任何症状。  在怀疑该旅客感染后,埃及立即通知WHO,并采取所有必要措施。包括,对所有与该感染者有直接接触者,进行实验室检测。目前检测结果均为阴性。这些密切接触者被隔离在居住地,共计14天。该患者所居住的大楼也已进行消毒。  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(CDC)主任约翰·肯格松(John Nkengasong)表示,自埃博拉疫情暴发以来,WHO及其合作伙伴帮助高危国家为可能的感染病例做好准备。这提高了非洲监测和处理传染病的能力,也有助支持对新冠病毒的反应。  此外,在经历埃博拉疫情后,非洲已经拥有一定的防疫设施和经验,并加强了整个非洲入境口岸的筛查工作。  目前,非洲CDC遵循WHO建议,不主张进行贸易和旅行限制,不对跨界流动设置障碍。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仍在继续其往返中国的航班。而非洲CDC则加强机场监测和实验室筛查,以保证有能力处理任何可能发生的疫情传播。  三因素可能影响非洲防疫  但《卫报》、《金融时报》等媒体认为,这并不代表非洲已经准备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。其报道指出,影响非洲防控能力的因素包括3方面,包括病毒检测能力仍相对有限,检测试剂仍然缺乏;医院收治能力有限;以及与疫情国家之间,有大量人员交流。  WHO在非洲的紧急行动负责人米歇尔·姚(Michel Yao)曾表示,非洲在一段时间内没有报道新冠感染病例,原因之一是“试剂不在非洲制造。且试剂缺乏拖延了非洲国家的确诊速度”。  2月10日前,非洲只有包括塞内加尔、南非在内的11个国家,有能力检测新冠病毒。出现疑似病例的其他国家或将检测样本送至塞内加尔、南非等国。甚至还将样本送到巴黎。  与检测能力不足相对的,是人员往来问题。《金融时报》援引WHO区域办事处信息称,13个非洲国家与疫情严重国家有频繁的人员往来。其中包括阿尔及利亚、安哥拉、埃塞俄比亚、加纳、尼日利亚、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等。“它们面临的风险尤其大。”  以埃塞俄比亚为例,该国拥有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埃塞俄比亚航空。每周有35趟航班飞往中国5个目的地,每天平均搭载4000名中国旅客往来两国。70%的旅客在抵达埃塞俄比亚后,会继续前往其他非洲国家。  2月7日,预印发布平台medRxiv发布论文,介绍一个新冠肺炎传播模型。该模型基于2018年2月中国和其他国家往返航班情况,以识别可能暴发新冠病毒肺炎的30个国家或地区。  “埃及、阿尔及利亚和南非,是非洲风险最高的国家。但这3个国家有能力应对疫情。”维特里亚·科利扎(Vittoria Colizza)如是说。她是巴黎皮埃尔·路易斯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研究所传染病模型专家,也是上述论文的合著者。  相较之下,她和同事们最担心尼日利亚、埃塞俄比亚、苏丹、安哥拉、坦桑尼亚、加纳和肯尼亚等7国。虽然其病毒入境风险为中等,但这些国家的医疗保健体系薄弱,经济地位低下,政治局势不稳定,“他们的防疫战线非常脆弱。”  尼日利亚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局长伊赫夸祖(Chikwe Ihekweazu)说,尼日利亚的国土面积、接待旅客数量,及其蓬勃的经济状况、与中国频繁的商业往来,都使该国“风险巨大”,易暴发疫情。  “对尼日利亚来说,最坏的情况是,被感染者未被发现就开始感染他人……(这个念头)真是让我彻夜难眠。”伊赫夸祖说。  与此同时,非洲多数医院没有能力接收大量重症患者。米歇尔·姚称,多数非洲国家的重症监护医疗设施都很有限。一家医院可能只有10个床位能满足重症监护条件。考虑到危重症患者对重症监护、辅助供氧的需求很大,这将会给卫生系统带来极大压力。“我们一直在提醒非洲各国医疗机构,保持警惕。”  也是在2月12日,WHO总干事谭德塞表示:“我们最大的恐惧是,冠状病毒可能对像刚果民主共和国这样的国家,造成巨大破坏。”  非洲国家并非“从零开始”  “但非洲国家并非是从零开始地防控新冠疫情。”米歇尔·姚说。  2月15日,《柳叶刀》杂志发表论文《非洲应战冠状病毒》(Africa prepares for coronavirus),亦认为“非洲国家已经准备好了”。  2月3日,非洲CDC成立“非洲新型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”,严格贯彻落实WHO相关行动部署。如根据与中国的紧密运输和人员往来情况,对13个非洲国家提供优先支持。内容包括提供国家级别的技术指导,以期尽早识别和诊断感染者。就如何限制人际传播,向相应国家的卫生部门提供有效建议,确保各国有能力隔离感染或疑似患者,并提供适当的治疗。  目前,非洲的新冠肺炎诊断能力在快速发展,各地医疗中心都正处于高度戒备状态。  2月15日,《印度快报》援引WHO非洲区域办事处的一封电子邮件称,WHO向非洲29家实验室运送诊断用具。现在,有19个非洲国家拥有新冠病毒检测能力。  据BBC称,希望在本月下旬,至少有36个非洲国家能进行针对新冠病毒的检测。“这也取决于中国和欧洲能否及时提供新试剂。”米歇尔·姚说。  同时,非洲CDC已于近日在塞内加尔,为15国科学家举办研习班,向他们分发包括检测试剂在内的诊断工具。在2月17日当周内,南非还将为其他25个国家举办培训。“检测能力的提升,将会鼓励更多出现疑似症状的人向医疗机构报告病情。时间会给出答案。”约翰·肯格松说。  而针对医院收治能力有限的问题,无国界医生组织(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)、撒马利亚救援会(Samaritan's Purse)等非政府组织,正在提供搭建治疗中心所需的技术帮助。2月17日当周将举办一场地区合作伙伴之间的电话会议。  “因为埃博拉,大多数国家都拥有隔离基础设施。即使在不稳定的国家,如南苏丹,也已制定协调机制。非洲国家接下来的防疫工作重点,仍然是尽早发现病例,遏制疫情传播……如果有大量病例出现,我们希望非政府组织可以帮助增加收治能力,提供氧气瓶、呼吸机等设备。他们有能力在短时间内部署治疗中心。”米歇尔·姚说。  尼日利亚红十字会表示,该国已有100万名志愿者“准备就绪”。“我们要防止新冠病毒传播,还要控制拉萨热在全国范围内螺旋暴发。”红十字会秘书长阿布巴卡·艾哈迈德·肯德(Abubakar Ahmed Kende)表示。  截至2月17日17时,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,该国确诊新冠病毒肺炎感染总计416例。当日新确诊的病例中,包括1名40多岁女护士,曾照顾过日本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;和被派往“钻石公主号”邮轮工作的50多岁男职员。  考虑到新冠病毒在日本不断扩散,日本已决定取消本月23日举行的天皇诞生日典礼。同时,日本政府召开专家会议,呼吁日本国内开展远程办公和错峰出勤。

责编:信息发布中心

  Copyright © 2000-2012 www.qunayi.com 去哪医网版权所有
  本网站敬告网民:身体若有不适,请及时到医院就诊。
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许可证:粤卫网审(2012)353 号
 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
粤ICP备11026472号-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