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综合|
  • 医生|
  • 医院|
  • 疾病|
  • 症状|
  • 检查|
  • 药品
主页 > 互动 > 健康问答 >

现在,全球都在担心日本疫情蔓延

2020-03-23 02:00 浏览:

  首现本国死亡病例,医务人员院内感染,同一天6地确诊8名患者,多人感染路径不明,邮轮感染数仍在增加……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国内,已引发巨大的不安和担忧。  截至2月16日下午17时,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感染411例,危重症至少10例。仅“钻石公主号”邮轮就确诊病例355例。  这意味着,日本成为除中国以外,确诊新冠肺炎患者最多的国家。  日本厚生劳动省大臣加藤胜信称,新冠肺炎已开始在日本流行,“日本国内的疫情进入新阶段。”  “全球都很担心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蔓延。”世界卫生组织(WHO)高级顾问、传染病专家进藤奈邦子表示。  日本防疫系统被攻破?  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指出,日本的病毒检测网可能有严重漏洞,有“病毒已经有在看不见之处扩散的危险”。  据称,这一观点基于接踵而至的坏消息,“2月13日后公布的病例,越来越让人迷惑,无迹可寻。”  2月13日,日本出现首个新冠肺炎死亡病例。死者是神奈川县一名80多岁日本籍女性。她于1月11日,开始出现乏力、倦怠感。2月1日,她被诊断为“疑似细菌性肺炎”而入院。2月6日,她病情恶化,被转移到其他医疗机构,接受辅助呼吸治疗。12日,医院对其进行新冠病毒检测。13日,她去世之后,结果终于出来了:新冠病毒阳性。  在老人去世当日,其在东京都内当出租车司机的女婿,也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。  他于1月29日开始发烧。经过2周多的检测,终被确诊。他在发病前14天内,没去过中国。唯一的“感染”突破口是,他于1月中旬,参加过公司举办的新年聚会。当时有80余人参加这一聚会。截至2月15日,包括该名女婿在内,共有8名参会者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。  据称,该聚会没有中国人参与。“女性死者可能是被其女婿传染的。由于他们都未出境,考虑到在国内感染的可能性,正在进行详细的流行病学调查。”加藤胜信表示。  2月13日至今,日本报告的感染病例还包括:  在仅有百万人口的偏远地区和歌山县,1名50多岁的男性医生被确诊。在其发病前2周内,没有出境记录,在日本国内感染的可能性很高。  此后,该医生所在医院内,又有1名医生和2名患者被确诊感染。其中1名70多岁的男性患者病情危重,已陷入昏迷。“他和确诊医生似乎没有直接接触的机会。我认为不是医院内传播的,但又不知道这些病例从何而来。”和歌山县仁坂知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。  而在千叶县内,1名20多岁男性被确认感染。他于发病前2周没有出境记录,没有明确接触过其他感染者。  2月14日一天,新增8例,分布在东京都内、冲绳县、北海道、爱知县和神奈川县等。冲绳县确诊患者为一位60多岁的女出租车司机。她曾于2月1日,接送尚未被整船隔离的“钻石公主号”乘客。神奈川县确诊患者为30多岁男性政府职员,于2月5日后负责运送“钻石公主号”确诊患者,前往医院。  2月16日,东京最新确认4人感染,都和此前确诊的出租车司机有过密切接触。  日本《读卖新闻》敲响警钟:新增感染者地点不同,说明日本各城市都存在疫情蔓延的危险。  “新冠病毒在日本的传播途径成谜。如果感染者没有和中国人的接触史、没有前往中国的经历,那通过三代以上感染的可能性在增大。这可能象征着事态进入新的阶段。或许,感染已经在城市内扩散。”东北大学病毒学教授押谷仁指出。  邮轮检疫官感染原因找到了!  被称为“恐怖邮轮”的“钻石公主号”也传出新消息。  截至2月16日,已有1219名乘客与船员受检。共355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,感染率逼近船上总人数的10%。在当日新增的70例确诊病例中,有38人没有出现症状。  日本厚生劳动省还公布“钻石公主号”邮轮检疫官感染新冠肺炎的初步调查结果。  据悉,2月3日至4日,这名检疫官主要负责为船上乘客测量体温,回收检疫文件。  登船检疫时,该名检疫官未穿戴防护服,未使用护目镜。由于船内温度较高,他中途摘下手套和口罩。用手擦汗后,又戴上同一口罩和手套。这导致其短暂暴露于船内空间,还重复使用已污染装备。这可能是其感染的主要原因。  16日下午,日本厚生劳动省副大臣桥本岳通过船上广播通知,对邮轮乘客中,除了病毒检测呈阳性反应以及与阳性反应者同一房间的人之外的70岁以上者进行检测(部分已检测完毕)。确认呈阴性者这14天的健康状况后,如没有问题,不再进行检测,这些人可以逐步下船。此外,也开始对70岁以下者进行检测,如呈阴性反应,最快2月19号可下船,最晚2月21号之前下船。关于和呈阳性反应者同一房间的人,将在确保防护措施的基础上,再隔离观察14天,具体事宜另行通知。  船上乘客发推特表示,2月16日当天,有3批人下船。一是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者,被送往医院。二是70岁以上检测为阴性者,按其意愿,去往陆上临时隔离点、继续隔离。三是美国撤侨。  从广受好评到“反应太慢”  日本在新冠肺炎防疫和通报方面,曾一度广受好评。  1月14日发现首例感染者以来,日本持续通报确诊病例信息和行动路径,积极寻找密切接触者,进行隔离观察。此前还成功分离病毒,并治愈10人。  此外,日本还积极援助中国抗疫。截至2020年2月7日,日本各界累计为中国捐赠:防护口罩633.8万余个、手套104.7万余副、防护服及隔离衣17.9万余套、护目镜及镜框7.8万余个、防护帽1000个,等等……累计捐款约合3060.2万人民币。  2月10日,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还表示,自民党将向中国提供支援资金。“将从自民党所属的国会议员3月份的经费中,统一先行每人扣除5000日元。”  但14日后,曾淡定认为“新冠病毒在日本没到大暴发”的传染病学家们,开始批评政府反应太慢。并提醒民众注意,称“暴发拐点”要到了。  日本传染病学家、顺天堂大学教授堀贤指出,2月13日连续3人被确诊是一个信号,它说明病毒已经扎根日本社会,并开始二代、三代传染。  包括“东洋经济在线”等在内的媒体,亦称日本政府对疫情采取的紧急对策,是失败的。  有分析称,这可能有3方面原因。  首先,封锁路径没有及时转变。截至2月12日,日本确诊感染者大多曾在湖北省停留过,或与和在湖北省停留过的人及新型肺炎患者,存在接触点。因此,此前日本厚生劳动省一直试图通过对类推感染路径的周边人员,实施观察,来封锁病毒。  其次,扩大医疗机构报告的对象范围。此前,日本厚生劳动省要求,将与中国湖北省等感染地区存在联系,满足这一条件者要做病毒筛查。但2月7日起,不再局限于这一标准,而是要求医疗机构灵活实施检测,因此多地报道感染例数不断增加。  再次,缺少民众教育,导致部分感染者身体出现不适后,没有及时自我隔离。比如,和歌山县被确诊的医生于1月31日出现症状,服用退烧药后,他继续工作了3天。以及确认感染的几例出租车司机,都曾忍着不适、继续行车。  疫情如此严峻,2月16日,日本各地举办12场马拉松,参赛人数达30多万。这被网友称为“万家宴2.0版”。  “肺炎疫情已经在日本蔓延。”2月14日,日本横滨市召开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紧急研讨会。WHO高级顾问进藤奈邦子表示,“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,确诊患者人数开始出现减少趋势。我们似乎走到隧道尽头,看到光亮。现在,全球担心的是日本。”  他称,和其他国家不同,日本已经到了确诊患者出现后、却无法确认感染源和感染途径的程度。这说明日本国内出现“市中感染症”的连锁反应,“封锁将变得困难”。  “市中感染症”,是对“在日常生活中的健康人身上出现的传染病”的统称,多指“外因性传染病”。  “作为应对传染病的先进国家,日本不该这样。当务之急是需要制定相关对策,弄清每一例确诊病例的传染路径,在顾及一线的负担的同时,有必要迅速在日本全国范围内强化检查态势,并实现对重症患者的早期发现和适当治疗。”进藤奈邦子说。  担忧正在扩大  为防止新冠病毒进一步在境内蔓延,15日开始,日本政府加紧采取行动,包括完善检测,以尽早发现感染者、扩充可用于治疗的医疗机构等。2月16日,日本举行专家会议讨论具体对策,将调整新冠疫情应对方案。  据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报道,针对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感染者、疑似感染者等隔离问题,可能将推动日本修改《检疫法》。  此前,日本仅针对有症状、确认感染者,进行隔离。而一旦《检疫法》修改成功,对于无症状的感染者,日本可能将采取入境前检疫时,强制要求住院“隔离”,以及在指定设施内度过观察期的“停留”措施。相关费用由政府负担。  另外,为应对出现新型传染病的情况,日本自民党内有意见认为,应根据传染性等危险程度,来修改感染法相关分类。如新设一个比新型冠状病毒所属2类更高的“准1类”条目,以便在疑似情况下更易于收治住院,防止二次感染。  随着疫情扩大、首例死亡病例被报道后,日本国内也出现口罩、酒精、消毒水等物资短缺现象。  同时,设在各地的咨询中心接到大量咨询:“没去过中国,也没有高烧,能不能到医院接受检查?”“和外国人接触过,有没有关系?”“买不到口罩怎么办?”  ”担忧正在扩大。”三重县政府新冠病毒咨询窗口负责人疲惫地说。  就在本文撰写时,马来西亚传出消息,确认该国第22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。

责编:信息发布中心

  Copyright © 2000-2012 www.qunayi.com 去哪医网版权所有
  本网站敬告网民:身体若有不适,请及时到医院就诊。
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许可证:粤卫网审(2012)353 号
 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
粤ICP备11026472号-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