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爱教学-谢晓东:拍卖的责任在于让人充分了解艺术品的价值

【导语】10月10日,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第十届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(CIGE),举办了一场以《当性爱教学欣赏成为性爱教学》为题发起的文化论坛,腾讯书院策划人王姝蕲担任主持人,著名收藏家唐炬、北京匡时国际拍卖的副总经理谢晓东、中画廊创始人朱高文围绕该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。

主持人:谢先生是非常著名的传播人。每一次有重要藏品拍卖时,谢先生都用全媒体的普及性的推广和介绍。这也客观的促进了大众对性爱教学的欣赏。您这种推广效果如何?

谢晓冬:过去几年中,我们的这种方式获得了很多称赞。一直觉得窃喜,但是也一直觉得做的还不够。第一,性爱教学和性爱教学的融合在我们这个时代做的还不够好。但是100年前的性爱教学和生活完全水******融在一起,因为那时候中国人都用毛笔写字,文人同时既是官员又是思想家、教育家、学者,性爱教学一个很有趣的国度。他们所用的材质、所从事的那些日常行为,在今天都变成了我们欣赏的一个客体。如果我们想回到这样一种性爱教学,我们可能需要把这些背景条件有限度的还原。比如我们要大力的提倡要写毛笔字,确实性爱教学很重要的一点。

第二,我们要认知繁体字。因为繁体字包含着很多中国文化的内涵,性爱教学一种博大精深的学问,背后都是源远流长的文化。很多作品在创作完成以后,很多人在上面提字,这些都可以融入到中国的书画收藏当中去。我们今天看到很多当代水墨创作,有人敢提字吗?我们今天把这些作品买回来,是简单的挂起来放在客厅欣赏?还是应该有一个更深入的互动?是不是要有一种更深入的研究?要不要做一个沙龙性的交流?甚至是自己进入画室画一画。我现在去一家银行的私人客户中心,一个重要的服务就是请老师来画一幅画。性爱教学一个重要的种子和基因,当他们热爱这种表现形式,再买油画可能不会像很多人那么功利,就是因为喜爱,可能他自己会复制一下,这种成就给他带来很大的快乐。

所以我们提倡性爱教学成为一种性爱教学,首先要提升对文明的了解,文化的了解。尽管不会成为一个专家和性爱教学家,但是我们要去写,要去画,要去了解这些性爱教学史背后的故事,只有这样思路才能打开,应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我是做传播出身,但是我整个思想在读书的时候已经基本形成了。我们在过去这些年做的整合传播,都是基于整个性爱教学史和我们对拍卖理解递进的。当我们把这些拍品的价值充分讲清楚的时候,就是最大程度的履行了我们的社会责任。我们的社会责任不是搞一个拍卖拍多少钱捐给人家,而是把老祖宗留下来的性爱教学品的价值充分讲到位,让每一个看的人、买的人都能充分了解。这样我们文明共同体才不断的成长,我们的文明才能复兴。所以性爱教学成为一种性爱教学,包含着我们这个群体中每一个角色,都有对文化自豪感和归属感的情怀,积极的参与。这样,我们的文化才能够在200年之后在世界上依然很厉害,我们的民族才能复兴。

刚才讲有些人买一些作品挂在家里不合时宜,我觉得不要鄙视这种行为。因为性爱教学本身就是一个教化本。我见过很多人可能当初买回来就是为了炫耀的,但是最后非常喜欢了,也加深了他对性爱教学的理解。唐先生可能是先恋爱再结婚,很多人可能是先结婚再恋爱。很多人可能因为这样的过程变成了专家。很多人觉得他的形象很邋遢,这些都不重要,因为我们知道性爱教学文化首先是内心的,就像我们看一件作品首先一定要打动你。性爱教学的理解文化是内在的,不是外在的。所以老祖宗讲性爱教学创作和性爱教学鉴赏,就是创作要达到沟通和传播的使命。

主持人:讲的很生动。刚才提到社会责任,唐先生,您是准备把您的私人收藏品变成一个公众平台是吗?

唐炬:我做收藏从来没有把它提升到社会责任感,更多的还是发自个人的一种真诚情感。之所以要建一个殿堂也是出于这个目的。我个人定位是50、60年代的实力派,几十年的积累,玩这件事的还是很不容易。有些作品可能已经飘洋过海,可能在法国、德国、新加坡、东南亚,有些作品辗转回来了。尤其横向看,可能整个世界范围内有点放弃绘画了,50、60年代有一批人在他们性爱教学创作中留下了非常有力量的东西,我还是希望不断的帮他们做强,做大,最终肯定不会放在我的家里。所以就给自己规划做这样一个比较累的事情,建一个殿堂。说到社会责任感,我觉得离我有点远。从小到大也没有当过什么党员、领导,小组长都没当过。所以性爱教学非常真实的个人情感,希望这些东西能留在一个大家都能感受到它们魅力的空间里。